幻途风流传>网游竞技>擦灰尘gold dust > 6.watareteyfeedigu
    司苓今天不算忙,上午清库存,陈列新书,呆到下午一点换班,之后改书店下一次活动的预案和社媒推送。

    前几天她写活动方案时陆介明凑过来看,是一个新书讨论会,新人作者,风格独特,写梦境嵌套梦境,循环对称和无穷,很像博尔赫斯,她读完之后想。

    陆介明看到她的预案书:“时溥心,你喜欢他的书吗?”

    司苓沉Y着回答:“嗯,想象力充沛,但迷g0ng式的叙事里其实,好像也没什么东西。”

    她觉得自己应该给出一个更聪明的回答。有人喜欢身材丰盈而大脑空空的漂亮nV孩,搂着出席宴会时是玲珑而昂贵的装饰,而陆介明不同,他能欣赏聪明有趣的nV孩。

    可能也只是在他可控范围内不出格的聪明和有趣。

    陆介明听完笑起来。

    司苓感觉他是真的在笑,不是好皮囊上虚虚挂着的假面,那应该是喜欢这个回答,她想。

    “谁和他对谈?”

    “叶芃老师。”是书店老板。

    也许是应酬喝了酒,陆介明整个人松散许多:“叶芃啊,聪明也够运,写得出也写得好,纸媒衰败前做了公众号,流量好,现在又赶上播客。”

    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下周有个聚会,应该有他们,一起吧。”

    他不是第一次带司苓去聚会,朋友的雪茄吧,冰酒场,新品发布会,这些场合是窥见别样世界的窗,而陆介明不介意低下身做她的垫脚石。

    书店没有服装穿着要求,司苓换了衣服,umawang的能面长裙,米棕sE的铜氨丝柔柔地垂在小腿边,下面是同品牌的交叉绑带芭蕾鞋。

    司苓今天不算忙,上午清库存,陈列新书,呆到下午一点换班,之后改书店下一次活动的预案和社媒推送。

    前几天她写活动方案时陆介明凑过来看,是一个新书讨论会,新人作者,风格独特,写梦境嵌套梦境,循环对称和无穷,很像博尔赫斯,她读完之后想。

    陆介明看到她的预案书:“时溥心,你喜欢他的书吗?”

    司苓沉Y着回答:“嗯,想象力充沛,但迷g0ng式的叙事里其实,好像也没什么东西。”

    她觉得自己应该给出一个更聪明的回答。有人喜欢身材丰盈而大脑空空的漂亮nV孩,搂着出席宴会时是玲珑而昂贵的装饰,而陆介明不同,他能欣赏聪明有趣的nV孩。

    可能也只是在他可控范围内不出格的聪明和有趣。

    陆介明听完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