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沉浸式戏剧,演员早已坐在酒桌旁,开场声是咖啡杯放回碟子里的响声,然后nV主角开口,说自己情人要来,要求丈夫晚点归家。

    司苓认出剧目,是品特的《情人》,疑心他是故意选了这出戏,又觉得不是,他大可直说,不必如此费心思来折辱她。

    “你和你的情人在家幽会的时候,想到过我吗?”丈夫下班,与妻子讨论她的情人。酒吧的打光实在漂亮,衬得妻子的脸庞和脖颈犹如玉质。

    司苓侧过头看陆介明,他看得专心。周遭其实有些暗,看人很朦胧,拢着柔光,但他鼻梁和下颚线的线条实在清晰。

    她看得兴致缺缺,只因最大的悬念她早就知道,大学时就读了品特的大部分剧本,明明只是一年前的事情,说起来却好像很久了。

    这部戏没有情人,只是结婚多年的夫妻寻求激情而彼此扮演,丈夫配合妻子进行扮演游戏,却发现她Ai他的角sEbAi他本人更多。

    走神也不好太过明显,司苓怕陆介明不高兴,他要是喜欢,她总不能下他的面子。

    只好打起JiNg神继续看,况且他还有可能问感受。

    观后感,这三个字几乎使她发笑。陆介明,疯子,他不但要C她的身T,还想C她的脑子。

    两杯甜酒下肚之后,话剧快演到结局。

    情人和妻子tia0q1ng,钻入桌底,剪影落在桌布上,火花四溢。妻子屈起的小腿和高跟鞋,情人的手臂线条,动作挑逗得过分。

    演员谢幕后陆介明带着司苓离开,谢天谢地,他没有问她感想,她像是躲过测试的学生,只等回家同他ShAnG——也许这算大考——便可迎来假期。

    他叫来司机开车,同司苓坐在后排,揽住她往怀里带。

    是沉浸式戏剧,演员早已坐在酒桌旁,开场声是咖啡杯放回碟子里的响声,然后nV主角开口,说自己情人要来,要求丈夫晚点归家。

    司苓认出剧目,是品特的《情人》,疑心他是故意选了这出戏,又觉得不是,他大可直说,不必如此费心思来折辱她。

    “你和你的情人在家幽会的时候,想到过我吗?”丈夫下班,与妻子讨论她的情人。酒吧的打光实在漂亮,衬得妻子的脸庞和脖颈犹如玉质。

    司苓侧过头看陆介明,他看得专心。周遭其实有些暗,看人很朦胧,拢着柔光,但他鼻梁和下颚线的线条实在清晰。

    她看得兴致缺缺,只因最大的悬念她早就知道,大学时就读了品特的大部分剧本,明明只是一年前的事情,说起来却好像很久了。

    这部戏没有情人,只是结婚多年的夫妻寻求激情而彼此扮演,丈夫配合妻子进行扮演游戏,却发现她Ai他的角sEbAi他本人更多。

    走神也不好太过明显,司苓怕陆介明不高兴,他要是喜欢,她总不能下他的面子。

    只好打起JiNg神继续看,况且他还有可能问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