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途风流传>网游竞技>擦灰尘gold dust > 11.Girlstalk
    司苓回家后就发了低烧,测完T温立刻发信息请第二天的假,然后打开外卖软件买退烧药和流感检测试剂盒,备注放门口,挣扎着打开电脑给同事发下周活动做完和没做完的策划和推送。测完流感是YX,司苓松一口气,去浴缸调水温泡澡,出来后晕晕乎乎地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收到叶芃的微信,让她好好休两天,后面紧跟着两条,记得发小红书,附上了内容照片hashtag和建议发送时间,她回复说好,顺手设置了待办事项提醒时间。

    退出来看别的消息,和陆介明的对话框是置顶,但没有红点,她顺着往下看,同事说OK,但麻烦她再做一下推送。

    昨天才加上的男生问她周末去不去玩密室逃脱。下面一条来自母亲,问她端午假期回不回家,司苓点开进去又退出来。

    最后是郁真,问她明天晚上出不出来吃火锅,她问了地点回复OK,郁真立刻拉了个小群。

    司苓很难去形容郁真,大学T测她们俩都是稳定地在及格边缘徘徊,区别是司苓还会跑跑走走,摆烂也摆得遮遮掩掩,郁真跑一圈后直接开走,摆得理直气壮。

    是了,郁真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笃定感,司苓见过她找东西,不是东翻西找那种找,是摊在椅子上想,司苓问她回忆起来了吗,她说不是,是在想再放一次她会放到哪里,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也几乎每次都能找到。可能就像郁真笃定得莫名其妙一样,司苓对郁真有莫名其妙的好感。

    路上微信群有消息,宋呈希说先点N茶,丢过来一个链接让她们选,司苓g了一个果茶底加芝士N盖的。到约好的火锅店的时候,果然只有边芝一个人准时到,开着电脑在读文献,看到司苓来了,她合上电脑,和司苓相视一笑。

    群里宋呈希说她要迟到一点,后面跟着一串小狗哭泣,小狗道歉,小狗鞠躬的表情包,郁真接着发了两个字:我也。

    宋呈希到的时候背着小包,双手拎着四杯N茶,放下就:“哇郁真还没到啊。”边芝说:“我群里问她吃什么锅底,牛油和番茄你们可以吗?”

    宋呈希一边分N茶一边说:“就这个,迟到的人没有选择权,我们直接点,我要虾滑,sUr0U,肥牛卷和巴沙鱼片。”递给司苓的时候突然说:“我刷到你的照片了,好漂亮啊。”

    司苓正在扫码点餐:“有点修图啦。”

    边芝把点餐码拍下来发给郁真:“什么照片?”

    于是郁真到的时候宋呈希正在从她海洋般浩瀚的浏览记录里翻司苓的那一条,郁真说:“啊?你没给司苓点赞啊?”边芝在一边简直憋不住笑。宋呈希反驳:“怎么没点,我只是该少上点网了!”又转向司苓:“你自己应该有图吧?”

    司苓回家后就发了低烧,测完T温立刻发信息请第二天的假,然后打开外卖软件买退烧药和流感检测试剂盒,备注放门口,挣扎着打开电脑给同事发下周活动做完和没做完的策划和推送。测完流感是YX,司苓松一口气,去浴缸调水温泡澡,出来后晕晕乎乎地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收到叶芃的微信,让她好好休两天,后面紧跟着两条,记得发小红书,附上了内容照片hashtag和建议发送时间,她回复说好,顺手设置了待办事项提醒时间。

    退出来看别的消息,和陆介明的对话框是置顶,但没有红点,她顺着往下看,同事说OK,但麻烦她再做一下推送。

    昨天才加上的男生问她周末去不去玩密室逃脱。下面一条来自母亲,问她端午假期回不回家,司苓点开进去又退出来。

    最后是郁真,问她明天晚上出不出来吃火锅,她问了地点回复OK,郁真立刻拉了个小群。

    司苓很难去形容郁真,大学T测她们俩都是稳定地在及格边缘徘徊,区别是司苓还会跑跑走走,摆烂也摆得遮遮掩掩,郁真跑一圈后直接开走,摆得理直气壮。

    是了,郁真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笃定感,司苓见过她找东西,不是东翻西找那种找,是摊在椅子上想,司苓问她回忆起来了吗,她说不是,是在想再放一次她会放到哪里,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也几乎每次都能找到。可能就像郁真笃定得莫名其妙一样,司苓对郁真有莫名其妙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