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途风流传>网游竞技>擦灰尘gold dust > 12人心、空心和亮闪闪的东西(上)
    司苓又回到单调的生活,上班下班,假期躺在家里读书,也打开word做文案纺织nV工,区别是叶芃会频繁带她去文化活动,当然也去活动后的私人聚会。

    陆介明还在新加坡出差,以前都是去香港,但近年客户大量资金转移到新加坡,人跟着钱走,加上外部环境相互作用,金融机构中台全在往新加坡搬,甚至部分前台和riskmanager。

    后面的行程是越南,大环境此消彼长,改去越南调研投资的团队不少,咨询公司做东南亚项目做到手软。

    离开坡的前一天,陆介明见完本地朋友,行程还空出来小半天,酒店旁的展馆刚好在办珠宝展,陆介明随意进去,买了一条细细项链,坠着一颗淡绿钻石,工作人员介绍是fantensegreen,来自早已封矿的印度戈尔康达矿区。

    他给司苓发信息说这周六回去,她回复一个小狗表情的OK,他们外出散步时,司苓经常看路人遛狗,时不时发出“好可Ai啊”的感叹。她确实很喜欢小动物,陆介明想,给她发了前几天在公园拍到的水獭照片。

    司苓收到这张有点莫名其妙的水獭照片的时候,正在和何原对读书会的大纲稿。

    是叶芃给她找的活儿,出版社重版了诺奖作家的系列丛书,在几个平台上和平台账号一起做读书会。叶芃给她指了石黑一雄那场,书是《克拉拉与太yAn》,嘉宾是何原,微博上知识领域头部账号的运营者,也是给很多杂志供稿的书评人。

    他们约在咖啡店,何原衣冠楚楚,人到中年难得还能保持身材的紧致和谈吐的松弛,司苓对这类人自然而然有一些好感。

    司苓点开她的备忘录,她昨天才知道要去这个活动,不到一天时间翻完了这本快400页的书。简单聊完石黑一雄的生平后,双方开始提自己想聊的角度,司苓想聊外来者观察视角和叙述者的不可信,克拉拉作为机器人,观察着人类身处的世界,他者的立场自然地带有一种陌生化效果,机器人视角的讲述,只能看见人类行为,而看不见行为背后的的意义与内心活动。

    何原听她讲,时而发问,时而记上几笔,司苓有些赧然,她知道何原的行为一部分是出于教养,更多的部分是出于对出版社的尊重,即使今天来的不是她,他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

    到何原的时候,他却不提书:“你看过是枝裕和的《空气人偶》吗?”

    司苓又回到单调的生活,上班下班,假期躺在家里读书,也打开word做文案纺织nV工,区别是叶芃会频繁带她去文化活动,当然也去活动后的私人聚会。

    陆介明还在新加坡出差,以前都是去香港,但近年客户大量资金转移到新加坡,人跟着钱走,加上外部环境相互作用,金融机构中台全在往新加坡搬,甚至部分前台和riskmanager。

    后面的行程是越南,大环境此消彼长,改去越南调研投资的团队不少,咨询公司做东南亚项目做到手软。

    离开坡的前一天,陆介明见完本地朋友,行程还空出来小半天,酒店旁的展馆刚好在办珠宝展,陆介明随意进去,买了一条细细项链,坠着一颗淡绿钻石,工作人员介绍是fantensegreen,来自早已封矿的印度戈尔康达矿区。

    他给司苓发信息说这周六回去,她回复一个小狗表情的OK,他们外出散步时,司苓经常看路人遛狗,时不时发出“好可Ai啊”的感叹。她确实很喜欢小动物,陆介明想,给她发了前几天在公园拍到的水獭照片。

    司苓收到这张有点莫名其妙的水獭照片的时候,正在和何原对读书会的大纲稿。

    是叶芃给她找的活儿,出版社重版了诺奖作家的系列丛书,在几个平台上和平台账号一起做读书会。叶芃给她指了石黑一雄那场,书是《克拉拉与太yAn》,嘉宾是何原,微博上知识领域头部账号的运营者,也是给很多杂志供稿的书评人。

    他们约在咖啡店,何原衣冠楚楚,人到中年难得还能保持身材的紧致和谈吐的松弛,司苓对这类人自然而然有一些好感。

    司苓点开她的备忘录,她昨天才知道要去这个活动,不到一天时间翻完了这本快400页的书。简单聊完石黑一雄的生平后,双方开始提自己想聊的角度,司苓想聊外来者观察视角和叙述者的不可信,克拉拉作为机器人,观察着人类身处的世界,他者的立场自然地带有一种陌生化效果,机器人视角的讲述,只能看见人类行为,而看不见行为背后的的意义与内心活动。

    何原听她讲,时而发问,时而记上几笔,司苓有些赧然,她知道何原的行为一部分是出于教养,更多的部分是出于对出版社的尊重,即使今天来的不是她,他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